美国掀起 AI 人才争夺战:六位数工资,名校被科技公司“攻陷”

北京时间 4 月 13 日消息,每当一个“风口”出现时,稀缺人才就会遭到疯抢,这次轮到了人工智能 (AI) 领域。在美国,科技公司们为了争夺 AI 人才,把“战争”烧到了顶级名校的校园内。

科技公司疯抢大学 AI 人才

十几位大学教授、学生、应届毕业生和行业专业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争夺 AI 主导地位,他们正在大学校园里挖掘人才。为了赢得学生的青睐,他们不仅发放一些小摆件和印有字母的水瓶,还提供 40 万美元至 70 万美元的六位数薪水,与业内顶尖人才一起工作的机会,并拿出足够的资源来解决在学术界因为太烧钱而无法解决的问题。

攻陷校园

科技公司对于 AI 人才的招聘变得如此激烈,以至于一些大学的 AI 博士招生速度都开始放缓了。康奈尔大学计算与信息科学系主任卡维塔・巴拉 (Kavita Bala) 表示:“他们拿出大量资源和金钱来吸引 21 岁左右的年轻本科生,这些学生说‘这太棒了’,然后他们就消失了。学生群体正在被‘扫荡’。”

斯坦福大学博士生克里斯特・埃扎吉尔 (Cristóbal Eyzaguirre) 承认,特斯拉送给他的玩具车玩具车是他从私人派对、招聘会和他作为加分项参加的特斯拉活动中获得的所有商品中最喜欢的一件。这些活动旨在吸引学习 AI 的年轻人进入顶级公司。

“我真的很喜欢特斯拉送的东西,”27 岁的埃扎吉尔表示,“他们真的很用心。”

斯坦福大学

Hugging Face 是一家提供现成机器学习模型的创业公司,它在招聘环节抢在了前面。2022 年初,该公司启动了一个大学系列讲座,向全球 1000 多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进行了虚拟演示。Hugging Face 还允许学生们通过公司网站上的 AI 技术和学习实验室的在线演示来继续上课。

持久战

对于科技公司来说,在大学校园的招聘是一场持久战。从传统上讲,学生们第一天开始上课就标志着招聘周期的开始。但是随着竞争的加剧,他们似乎正在把时间表提前。

麻省理工学院工程硕士尼提亚・阿塔卢里 (Nithya Attaluri) 说,她在秋季学期开始时就被招聘人员接触。几个月后,她锁定了谷歌 AI 子公司 DeepMind 的一份工作。康奈尔大学计算与信息科学系主任巴拉称,还有更多康奈尔大学的高年级学生从暑期实习回到校园,并在春季开始全职工作。

对于少数坚持在学术界完成博士学位的人来说,他们的专业知识使他们成为猎头的终极奖品。“他们在读博期间一直被招聘人员联系,”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基利因・温伯格 (Kilian Weinberger) 表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抵制住了这种诱惑。”

“斯坦福大学的大多数博士都会受到一些创业公司或企业的怂恿,试图让他们退学或与其他人联合创办公司,”致力于自动化招聘的创业公司 Moonhub 的创始人兼 CEO 南希・徐 (Nancy Xu) 说。她目前正在从斯坦福大学的 AI 博士课程中休假,专注于 Moonhub。

兼职报酬丰厚

温伯格还在呼叫中心自动化初创公司 Asapp 兼职做研究员。他说,一些公司非常渴望聘用研究生,甚至允许他们在继续学业的同时做兼职。卡内基梅隆大学 AI 与创新硕士项目主任迈克尔・沙莫斯 (Michael Shamos) 说,他见过的这种兼职工作的基本工资超过 35 万美元。

全职工作的工资甚至更高。卡内基梅隆大学 AI 硕士学生伊利亚斯・班科莱-哈米德 (Ilyas Bankole-Hameed) 表示,他听说有全职工作的薪酬报价高达近 50 万美元。

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足以吸引许多应届毕业生。2011 年,新毕业的 AI 博士在科技行业和学术界的就业比例大致相当。但从那以后,大多数应届毕业生都进入了 AI 行业。根据斯坦福大学“以人为本”AI 研究院发布的 2023 年 AI 指数报告,2021 年,AI 博士毕业生在 AI 行业工作的比例几乎是学术职位的两倍。

但是,工资只是学生放弃学术投身行业的原因之一。大学教授和学生们说,主要的吸引力在于,他们有机会从事在现实世界中应用的研究。在学术界,资金往往是一个限制因素,但在创业公司领域,资金是充足的,因为风险投资家以及谷歌母公司 Alphabet、微软等科技巨头会为较小的公司提供资金。

“所有 AI 公司都为拥有或没有博士学位的人提供职位,”即将成为 DeepMind 研究员的阿塔卢里表示。她说,这取决于学生自己的决定,“你想如何度过接下来的五年”。

对于像埃扎吉尔这样的学生来说,他们必须考虑是否愿意为了在硅谷的乐土中占有一席之地而背离学术界的良性世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